“无声”胜有声!听障电竞战队上线

  无法听见游戏提示音、无法用语言来进行即时的团队交流……在竞争非常激烈的电竞赛场上,你能想象,有这样一群人也在参与比赛?

  前不久,面向大众的电竞赛事“第五届王者荣耀全国大赛城市海选赛太原站”落下帷幕,这支全部由听障、语言障碍人士组成的无声战队“飞龙在天”备受关注。

  无声战队的队员们几乎都是因为儿时生病或用药导致的听力受损,队员们用文字和记者交流时透露,听障、语言障碍对他们而言是“从小跟到大的”。“既然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抗拒还不如接受它,没必要排斥。”目前担任战队队长的赵超颖告诉记者。

  队员王英喆补充道:“事实上,听障群体非常自尊自立,能够靠自己的双手去克服困难、面对生活。”

  山西省残联维权部主任赵宏伟表示,电竞作为一种新业态,已经成为年轻人之间新的文娱方式,同时也催生了很多就业渠道。对残障朋友来说,可以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能和其他人公平竞技的平台。

  在这样的背景下,根据山西省残联的指导和支持,今年早些时候,山西省聋人协会发起组建聋人电竞战队计划。

  “飞龙在天”战队由两女四男共六名队员组成(其中之一为替补队员),均为听障人士,平均年龄在30岁上下,他们来自山西的各行各业。

  组队进入“王者峡谷”竞技,队员们无法像其他战队一样在比赛中随时沟通。但这并没成为他们的劣势,甚至反而成了优势。

  “语言沟通不便反而让我们在平时更加默契和团结。比赛中也一样,队友的一个动作或信号,我们其他人就知道要怎么配合。”队员们开玩笑称,其他战队在比赛不顺时偶尔会相互埋怨,“显然我们不用担心会吵架”。

  无声战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线上训练,他们为了增加默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观察、理解、配合队友。队员陈嘉怡表示,队伍刚成立时除了经常双排的张璞和夏敬舜,其他人对队友打法特点和意识不是很了解。“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听障人,很难在语音情况下有条不紊地进行任何指令活动。我一般都是拉视野看看队友往哪个方向走,试图多想想这位队友准备干什么,然后我根据场合上的局势去做一个方案。比如我是打野的话,我该不该去支援或者做什么其他的活动。”

  为了弥补无法语言沟通的弱点,无声战队的成员们对彼此的观察变得更加细腻,几次线下训练,他们也通过“进攻”“撤退”等手势进行团队指令的发布和接收,随着磨合的加深,他们的团队合作也愈发顺畅。

  谈起海选赛,队员们对止步八强的战绩表示略有遗憾。“我们组队时间短,比赛经验比较欠缺。”司职打野的战队核心张璞坦言,比赛中自己发挥失误,但队友们打得很顽强。对此,其他队员们表示他过于谦虚了,大家公认张璞在比赛中的表现最为抢眼。

  今年35岁的张璞在比赛中担纲打野角色,是战队的核心。他自己有6个王者荣耀账号,每个赛季均可晋级最强王者段位,胜率保持在70%以上。

  张璞坦言,其他的角色和位置他发挥得没有打野好。我的队友都说“打野是我最稳定的位置,队友们也以打野为战术核心。如果有队友打野技术不错,我可以打其他位置。队友们希望我去打野,因为我打野场数占所有场数比例高达70%,而且我的打野能给队友带来稳定的局势和节奏的走向。”

  队员们表示,能够和对手在线上赛场公平对决,感觉非常兴奋。后续会继续训练、磨合,参加更多的比赛。

  赵超颖是一位25岁的女生,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目前在太原做社区工作。在战队中她常常担任辅助角色。这名在队友眼中性格开朗的辅助,也是“飞龙在天”战队的队长。

  采访中,赵超颖非常爱笑。她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在大学时专修服装设计,因此在给自己的英雄购置皮肤时,最为关注的还是皮肤的衣着设计。“西施和貂蝉的冠军皮肤非常好看,她们的主色调是蓝色,我特别喜欢蓝色。”

  被问到好看的皮肤对于打比赛是否有作用时,赵超颖笑着“说”:“会呀,心情会愉悦。”

  在参与此次电竞比赛之前,王英喆是一名屡创佳绩的国家级田径运动员,曾担任第二届青年运动会火炬手。目前已经退役的王英喆仍然是全国残运会400米栏纪录保持者。

  针对传统体育赛事和电竞赛事的区别,王英喆说,传统体育赛事对体能、身体素质和协调性有着高要求,而电竞赛事则是对脑力要求更高一些。“参加电竞比赛让我感觉更亢奋,对抗感时时刻刻都很强烈。”

  “90后”女生陈嘉怡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电竞赛场外她喜欢舞蹈和手绘,曾获得天津市手绘设计一等奖。

  陈嘉怡透露,她的两项爱好均源自从小的培养,“小时候家里就送我去学绘画和芭蕾。”舞蹈和绘画,是陈嘉怡和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跳舞的时候听不到音乐,她可以跟着别人跳,老师也会打节奏进行引导,而绘画则更加不受声音影响,更多是靠自身的观察和想象力。“绘画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和对社会的认识。”陈嘉怡说。

  电竞赛场外,张璞是一名信息安全工程师。除工作时间之外,平时爱好钻研自己从事的专业,尤其是对安全系统设计、攻击脚本和后门程序开发、风险评估、密码学、渗透学等有浓厚的兴趣。

  “参加工作后,我所从事的网络安全工作其实和本专业还有一定差别。如果不继续学习,是没法胜任岗位的,所以一直都是努力钻研信息安全学,包含渗透、攻防,安全系统学一类的专业知识。”张璞自述。

  37岁的夏敬尧和30岁的夏敬舜是两兄弟,其中,夏敬舜在战队中担任替补队员。

  夏敬舜告诉记者,虽然游戏的输赢会影响心情,但整个过程可以缓解工作、生活中的压力。“最大的收获还是让我认识到了更多朋友,我和队友们都是通过王者荣耀认识的。”

  3月3日,《中国残疾人体育事业发展和权利保障》白皮书发布。同天,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就此进行解读。

  会上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王梅梅强调,体育是残疾人人权保障的重要内容。促进残疾人参与体育活动是履行联合国公约义务和落实我国法律规定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人权保障水平的具体体现。

  2003年,经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电子竞技被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如今,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8个电竞项目入选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电竞项目所产生的奖牌将被记入国家奖牌榜。

  从这个角度审视,为残障人士搭建参与电竞比赛的平台和渠道,同样是履行《残疾人保障法》中保障残疾人参与体育活动相关规定的有益探索。

  此外,随着技术发展和重视程度的提高,社会各界为残障人士参与电竞开拓了越来越多的平台。

  前不久落幕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春季赛总决赛上,还针对听障观众首次开设“无障碍观赛通道”。

  得益于腾讯游戏语音团队和腾讯AI交互部联合开发的创新观赛功能,本届KPL春季赛决赛的无障碍观赛通道中,受邀嘉宾的解说会实时转换成字幕呈现在直播下方。同时,在直播页面的右下角,解说字幕还会通过AI被翻译成手语。

  无法听见游戏提示音、无法用语言来进行即时的团队交流……在竞争非常激烈的电竞赛场上,你能想象,有这样一群人也在参与比赛?

  前不久,面向大众的电竞赛事“第五届王者荣耀全国大赛城市海选赛太原站”落下帷幕,这支全部由听障、语言障碍人士组成的无声战队“飞龙在天”备受关注。

  无声战队的队员们几乎都是因为儿时生病或用药导致的听力受损,队员们用文字和记者交流时透露,听障、语言障碍对他们而言是“从小跟到大的”。“既然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抗拒还不如接受它,没必要排斥。”目前担任战队队长的赵超颖告诉记者。

  队员王英喆补充道:“事实上,听障群体非常自尊自立,能够靠自己的双手去克服困难、面对生活。”

  山西省残联维权部主任赵宏伟表示,电竞作为一种新业态,已经成为年轻人之间新的文娱方式,同时也催生了很多就业渠道。对残障朋友来说,可以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能和其他人公平竞技的平台。

  在这样的背景下,根据山西省残联的指导和支持,今年早些时候,山西省聋人协会发起组建聋人电竞战队计划。

  “飞龙在天”战队由两女四男共六名队员组成(其中之一为替补队员),均为听障人士,平均年龄在30岁上下,他们来自山西的各行各业。

  组队进入“王者峡谷”竞技,队员们无法像其他战队一样在比赛中随时沟通。但这并没成为他们的劣势,甚至反而成了优势。

  “语言沟通不便反而让我们在平时更加默契和团结。比赛中也一样,队友的一个动作或信号,我们其他人就知道要怎么配合。”队员们开玩笑称,其他战队在比赛不顺时偶尔会相互埋怨,“显然我们不用担心会吵架”。

  无声战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线上训练,他们为了增加默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观察、理解、配合队友。队员陈嘉怡表示,队伍刚成立时除了经常双排的张璞和夏敬舜,其他人对队友打法特点和意识不是很了解。“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听障人,很难在语音情况下有条不紊地进行任何指令活动。我一般都是拉视野看看队友往哪个方向走,试图多想想这位队友准备干什么,然后我根据场合上的局势去做一个方案。比如我是打野的话,我该不该去支援或者做什么其他的活动。”

  为了弥补无法语言沟通的弱点,无声战队的成员们对彼此的观察变得更加细腻,几次线下训练,他们也通过“进攻”“撤退”等手势进行团队指令的发布和接收,随着磨合的加深,他们的团队合作也愈发顺畅。

  谈起海选赛,队员们对止步八强的战绩表示略有遗憾。“我们组队时间短,比赛经验比较欠缺。”司职打野的战队核心张璞坦言,比赛中自己发挥失误,但队友们打得很顽强。对此,其他队员们表示他过于谦虚了,大家公认张璞在比赛中的表现最为抢眼。

  今年35岁的张璞在比赛中担纲打野角色,是战队的核心。他自己有6个王者荣耀账号,每个赛季均可晋级最强王者段位,胜率保持在70%以上。

  张璞坦言,其他的角色和位置他发挥得没有打野好。我的队友都说“打野是我最稳定的位置,队友们也以打野为战术核心。如果有队友打野技术不错,我可以打其他位置。队友们希望我去打野,因为我打野场数占所有场数比例高达70%,而且我的打野能给队友带来稳定的局势和节奏的走向。”

  队员们表示,能够和对手在线上赛场公平对决,感觉非常兴奋。后续会继续训练、磨合,参加更多的比赛。

  赵超颖是一位25岁的女生,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目前在太原做社区工作。在战队中她常常担任辅助角色。这名在队友眼中性格开朗的辅助,也是“飞龙在天”战队的队长。

  采访中,赵超颖非常爱笑。她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在大学时专修服装设计,因此在给自己的英雄购置皮肤时,最为关注的还是皮肤的衣着设计。“西施和貂蝉的冠军皮肤非常好看,她们的主色调是蓝色,我特别喜欢蓝色。”

  被问到好看的皮肤对于打比赛是否有作用时,赵超颖笑着“说”:“会呀,心情会愉悦。”

  在参与此次电竞比赛之前,王英喆是一名屡创佳绩的国家级田径运动员,曾担任第二届青年运动会火炬手。目前已经退役的王英喆仍然是全国残运会400米栏纪录保持者。

  针对传统体育赛事和电竞赛事的区别,王英喆说,传统体育赛事对体能、身体素质和协调性有着高要求,而电竞赛事则是对脑力要求更高一些。“参加电竞比赛让我感觉更亢奋,对抗感时时刻刻都很强烈。”

  “90后”女生陈嘉怡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电竞赛场外她喜欢舞蹈和手绘,曾获得天津市手绘设计一等奖。

  陈嘉怡透露,她的两项爱好均源自从小的培养,“小时候家里就送我去学绘画和芭蕾。”舞蹈和绘画,是陈嘉怡和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跳舞的时候听不到音乐,她可以跟着别人跳,老师也会打节奏进行引导,而绘画则更加不受声音影响,更多是靠自身的观察和想象力。“绘画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和对社会的认识。”陈嘉怡说。

  电竞赛场外,张璞是一名信息安全工程师。除工作时间之外,平时爱好钻研自己从事的专业,尤其是对安全系统设计、攻击脚本和后门程序开发、风险评估、密码学、渗透学等有浓厚的兴趣。

  “参加工作后,我所从事的网络安全工作其实和本专业还有一定差别。如果不继续学习,是没法胜任岗位的,所以一直都是努力钻研信息安全学,包含渗透、攻防,安全系统学一类的专业知识。”张璞自述。

  37岁的夏敬尧和30岁的夏敬舜是两兄弟,其中,夏敬舜在战队中担任替补队员。

  夏敬舜告诉记者,虽然游戏的输赢会影响心情,但整个过程可以缓解工作、生活中的压力。“最大的收获还是让我认识到了更多朋友,我和队友们都是通过王者荣耀认识的。”

  3月3日,《中国残疾人体育事业发展和权利保障》白皮书发布。同天,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就此进行解读。

  会上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王梅梅强调,体育是残疾人人权保障的重要内容。促进残疾人参与体育活动是履行联合国公约义务和落实我国法律规定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人权保障水平的具体体现。

  2003年,经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电子竞技被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如今,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8个电竞项目入选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电竞项目所产生的奖牌将被记入国家奖牌榜。

  从这个角度审视,为残障人士搭建参与电竞比赛的平台和渠道,同样是履行《残疾人保障法》中保障残疾人参与体育活动相关规定的有益探索。

  此外,随着技术发展和重视程度的提高,社会各界为残障人士参与电竞开拓了越来越多的平台。

  前不久落幕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春季赛总决赛上,还针对听障观众首次开设“无障碍观赛通道”。

  得益于腾讯游戏语音团队和腾讯AI交互部联合开发的创新观赛功能,本届KPL春季赛决赛的无障碍观赛通道中,受邀嘉宾的解说会实时转换成字幕呈现在直播下方。同时,在直播页面的右下角,解说字幕还会通过AI被翻译成手语。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