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丰富老年生活 疫情之下“银发族”化身电竞达人

  在游戏世界化身战斗力爆棚的“狙击手”,在社交媒体上成为圈粉无数的电竞网红。人们发现,这届“银发族”对电竞的热情并不逊色于年轻人。

  老年人“变身”电竞玩家似乎正成为一种全球化的趋势。是什么让老人爱上电竞?“银发族”讲述了自己的理由。

  谁说电子竞技都是年轻人的“专利”?近年来,全球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加入到电竞玩家的行列。

  在日本,第一支由老人组建的电竞队于2021年9月诞生。截至去年12月,团队有14名成员,平均年龄从66岁到73岁不等,目标是参加“Apex英雄”和“堡垒之夜”等射击类游戏的专业电竞比赛。目前,这支战队已获得赞助商支持,并频繁在比赛和直播中露脸。

  66岁的大山墩子是成员之一。去年9月,大山加入战队,并开始前往位于秋田市北部的大本营进行训练。在起初的一个月里,尽管技术还不“到家”,但大山觉得自己爱上了这款游戏。“看别人玩时,我觉得自己做不到,但我不想退缩。玩了几次后,我现在已经乐在其中了。”

  这支“夕阳红战队”每周会进行三次集中训练,教练是一名28岁的年轻人,人称“柠檬”。虽然一些团队成员开始甚至不会使用电脑,但“柠檬”总会告诉他们,年龄是一种优势。他说,只活了20年的人与活了60年的人,在社会经验上有很大差距,“年长的选手更好沟通,也更懂得团队合作”。

  日本这支老年电竞队并非孤例。在此之前,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银色狙击手”被奉为电竞界的一段佳话。

  这是一支专攻知名游戏“反恐精英”的老年战队,成立于2017年,平均年龄67岁,是当时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电竞战队。教练是曾10次获得“反恐精英”世界冠军的汤米·波提·英格马松。

  该战队曾到欧洲参加“反恐精英”锦标赛,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切磋技艺。尽管名次并不靠前,但“银色狙击手”迅速引起全球关注。德国、美国、芬兰也陆续有老年电竞玩家和战队崭露头角。

  69岁的威尔躺在美国密苏里州圣彼德斯一家医院的床上,在“优兔”上发布了一段讲述自己心脏病发作的视频后,他收到了一条又一条祝他“早日康复”的粉丝留言。

  威尔的优兔平台账号目前有7.62万订阅者。他上传自己玩在线多人射击类游戏“绝地求生”的视频,还时常以黑色头戴式耳机加老花镜的“标配”出镜,为粉丝进行游戏解说。

  威尔是一名退役海军潜水员,也是一名癌症幸存者。在账号简介里,威尔写道:“我现在还在服药,并正在经历放射治疗的副作用,而我的右手也因工作原因被烧伤,食指和拇指没有感觉,所以在键盘和鼠标的使用上,我真的算不上标准,可以说,我是一个年迈的‘火车残骸’了。”

  “我在脸书上看到了你的视频,坚持下去!”“不管你是否参加比赛,你都是一个很酷的老头!”威尔的视频下方,总能看到世界各地粉丝用不同语言写下的留言。

  “遇到困难时有人支持你,这本身就令人振奋,它会让你继续战斗!”威尔坚定地说,“我会努力回到粉丝身边,我不会放弃!”

  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的85岁电竞奶奶雪莉·库里也在社交平台感受到了作为网红的快乐。酷炫的游戏画面,满头银发的老奶奶,这样的搭配并不违和。

  “早上好,小朋友们!”尽管已是耄耋之年,视频里的库里却依然元气满满。作为奇幻角色扮演类游戏“上古卷轴5:天际”的资深玩家,库里在“优兔”上发布游戏操作视频。凭借娴熟的技艺和独特的魅力,她获得了超过99.3万的订阅者,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

  库里2014年通过儿子接触这款游戏,并从2015年开始上传视频。她说:“有些人觉得自己太老了,不能玩游戏,但我总是鼓励他们,正视自己的爱好。”

  根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2020年的一项调查,50岁以上的美国人口数量,从2016年的约4000万,增长到了2019年的约5100万。

  这项调查还显示,2020年上半年,50岁以上的美国人在电子游戏及配件上的支出为35亿美元,远高于2016年同期的5.23亿美元。

  宾夕法尼亚州的88岁老人奥黛丽·布坎南已经在名为“动物之森”的游戏中,花费了3500多个小时。

  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可以按照喜好布置属于自己的虚拟岛屿,并收养很多虚拟小动物。布坎南玩这款游戏的初衷,是为了和在异地的孙子联机,互相到对方的岛上“串门”。

  “我没有太多的社交生活。”布坎南几乎每天都在线,“我不想让我的动物们失望,是它们和我的孙子陪伴了我。”

  美国媒体报道称,随着疫情的持续影响,玩电子游戏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值得注意的是,总体增幅最大的人群是45岁至54岁的人,相比疫情前,这一群体的电子游戏玩家增加了近60%”。

  62岁的哈特维格就是利用电子游戏对抗孤独感的老人之一。疫情期间,他开始玩起了“反恐精英”。“我想在游戏里和不认识的人聊天和并肩作战!封锁解除后,我还想跟这些新朋友相约线下,喝咖啡或者啤酒。”

  另有研究表明,由于需要复杂的控制和快速的节奏,适度进行电子游戏,能为老年人提供心理锻炼,在增加认知敏锐度的同时,还能预防阿尔茨海默病等老年病。

  瑞典“银色狙击手”战队成员格罗特也注意到了电子游戏带给他的变化,他说:“玩游戏时,我会随时保持警醒,我的手也处于非常灵活的状态,因为游戏中必须快速移动,并且保持手脑协调。”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25岁。”格罗特表示,电子游戏是他的抗老秘方,“照镜子时,我并不觉得自己老,我的状态一直在线。”

  在受疫情影响和老龄化加剧的当下,一些国家和地区还推出相关政策,发动社会力量,让电竞更好地成为促进老年群体身心健康和社会沟通的工具。

  2020年7月,日本ISR公司宣布成立日本首家仅限老年人的电子竞技俱乐部。加入俱乐部后,有专业人员给老年人提供全面的指导服务,老年人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和喜好享受这里的电竞设施。

  ISR公司还为老年人提供了如游戏主播、电竞教练等电竞相关的工作岗位。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认为,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失业人数增加、退休群体养老金短缺问题凸显,将电竞衍生业务作为副业,可以减轻老年人的经济负担。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已有七成以上的日本行政机构和养老机构表示,正在或打算将电竞融入高龄护理项目中。

  与此同时,日本的一些学术机构将老年电竞作为研究方向之一,重点关注电竞对老年群体的影响。去年10月,日本琦玉市银发电竞协会还和日本药科大学举行研讨会,就电竞如何更好地服务老人的问题进行交流。

  为帮助老人在疫情期间对抗孤独,丹麦的斯拉格尔斯市去年提出了一项将电竞引入60岁以上群体的计划。

  “我们需要为老一辈做些什么,好让他们有更多机会与外界沟通、与年轻人接触。”这一项目负责人米克尔·安德森说,“将电竞作为弥合两代人代沟的黏合剂,是件有意义的事。”安德森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老年人与社会多一些连结,少一些孤独。

  虽然电竞可能成为老年人摆脱孤独、对抗衰老的“好伙伴”,但医学专家桑杰·古普塔也提醒,沉迷自己喜欢的事物是人的天性,但人们也应该保持生活的丰富性和多样性,“玩电子游戏,要记住适度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