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说电竞选手AB面:光芒背后学历成退役转型的拦路虎

  2021年11月7日的凌晨,对于国内许多英雄联盟和电子竞技的爱好者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的赛场上,来自LPL(中国赛区)的EDG战队3:2战胜来自LCK(韩国赛区)的强劲对手DK。建队8年,EDG终于战胜心魔,突破自我,代表LPL赛区再次捧起了代表英雄联盟电子竞技赛事最高荣誉的召唤师奖杯。

  登顶夺冠,重铸荣光。“恭喜”、“EDG”、“夺冠”这几个关键词,一夜之间点燃微博、朋友圈等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网友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EDG夺冠的喜悦,一座电子竞技的冠军奖杯引发了一场全民狂欢。EDG的队员们沐浴在聚光灯下,携手捧起那象征着一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事业巅峰的奖杯,一时风光无两,不少网友将他们称为“英雄”。

  EDG此次夺冠也将为他们带来丰厚的奖金收入。本次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的基础总奖金池达到222.5万美元,这个数字虽然无法与足球、篮球、橄榄球、网球等职业化程度最高的顶级赛事相提并论,但已经超过羽毛球、乒乓球、排球等在我国很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作为冠军的EDG战队将获取总奖金池中22%的奖金,也就是48.95万美元。此外,英雄联盟官方还将为EDG战队的每位队员设计一款“冠军皮肤”(游戏内道具),这一套“冠军皮肤”将向全球玩家售卖,收入将按一定比例分给各位冠军选手。按照往年情况,分成收入将远超夺冠奖金本身。

  近年来,随着电竞职业化和商业化,电子竞技赛事的奖金不断提升,顶级职业选手的收入也水涨船高。专业电竞数据网站Liquipedia的数据显示,成为职业电竞选手仅四年多的喻文波(游戏ID:JackeyLove),生涯总奖金额已达超84万美元。韩国传奇选手李相赫(游戏ID:Faker),更是在不到10年的职业生涯中已斩获近150万美元。要知道,我国家喻户晓的羽毛球运动员林丹在其近20年的职业生涯中,获得了包括20个世界冠军在内的66个冠军头衔,其生涯总奖金也不到105万美元。而且,顶级的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仅有很少一部分来源于比赛奖金,商业代言、直播合同才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由此可见,顶级电竞选手拥有极强的“吸金能力”。

  在舞台中央的聚光灯下,在一片“金色的雨”中捧起冠军奖杯的EDG,于寒冷的深夜再次点燃了无数人的热血和梦想。但是,电子竞技的竞技性注定这是一个成王败寇的行业,我们不能只看到站在山巅的EDG,还应该看看那些正在山脚和山腰上苦苦攀登的选手们。

  在电竞行业野蛮生长的初期,由于尚没有形成完善的选拔体系,从“网吧少年到职业选手”一步登天的故事不在少数,但“求路无门”、“缺乏保障”是更多选手逐梦路上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随着电竞的职业化和产业化,仅凭一腔热血就放弃学业去做职业选手的故事,早已成为过去式。电竞选手告别了以往直接从网吧到赛场的“直升机模式”,并形成了与职业足球类似,较为系统的青训培养体系。行业整体在得到持续不断的“新血”供应的同时,热血少年们也看到了一条成为职业选手的正规道路。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这条道路绝非坦途,不说捧杯得奖,甚至不论打出一些成绩,单是登上职业赛场的舞台,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电竞选手,就绝非一件容易的事。选手从进入青训到正式加入职业队之间,需要经过层层选拔,淘汰率堪比“千人过独木桥”。每一个阶段,都将遇到各式各样的困难与挑战,被任何一个挫折打倒,就往往意味着淘汰。

  困难是全方位的。从进入职业体系起,选手们需要放弃学业,进入训练基地接受半军事化管理,每天进行12-16小时的训练。曾是其中一员的曾国豪(游戏ID:Meteor)这样描述这个过程:“因为每年都会有新的选手上来,新选手会替换掉成绩不好的选手,这是一个淘汰的过程。所以,大家都会坚持训练,每天下午1点起床,然后训练到凌晨两三点左右。”

  内心的焦虑以及来自内外的质疑是每一位电竞选手都要面对的。“一万个人里面冠军只有一个,剩下的9999名选手都可能熬不出头,这时内心就会挣扎还要不要坚持下去,还能坚持下去吗?”安庆JXG俱乐部前队员小淇道出了很多普通电竞选手的辛酸,“父母也反对我做职业电竞选手。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电竞职业选手是没有未来的。他们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跑到上海去打游戏,这样也挣不到什么钱。”

  残酷的淘汰还只是第一步。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也远不止“游戏打得好”这么简单。随着选手培养的不断职业化,正规化的,对选手综合素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EDG的辅助选手田野(游戏ID:MEIKO)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电子竞技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游戏打得好只是最基础的一个方面,性格,团队协作能力,自律,心态可能是更重要的。

  在赛场外,还有一个折磨着无数电竞选手的恶魔——伤病。据北京青年报统计,有75%以上的选手都曾受到各种伤病的困扰。伤病不仅会影响选手训练和比赛的竞技状态,在很多时候,治疗与训练不能同时进行,一旦处理不当,可能会在退役之后长久困扰选手的日常生活。例如,最近宣布复出的英雄联盟选手简自豪(游戏ID:UZI),曾是英雄联盟的顶级职业选手,被网友们称为“神”,但在2020年6月,年仅23岁的他就因为二型糖尿病不得不宣布暂时离开赛场。他的女友在他退役后曾表示,“UZI其实在退役的时候很犹豫,因为他还想继续战斗,但是因为病情真的不允许,他要是想战斗就不能吃药,二甲双胍会让他状态很差没办法集中,如果停药就要进行大量运动,严格控制饮食,不能熬夜等,他做不到的,所以还是决定退了,因为他的糖尿病真的很严重。”

  在外人看来,电子竞技不过是“敲敲键盘”,但真实的职业电子竞技却是枯燥乏味、压力巨大。在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下,长时间的精神集中、手指操作以及久坐不动,都可能给电竞选手带来身体和心理的损伤。随着电竞职业化的深入,电竞选手在役时的身体健康愈发受到俱乐部的重视和保障,田野说:“其实现在行业越来越专业,有专业的医疗团队。”一些俱乐部会配备专业的营养师、按摩师和心理咨询师全方位保障选手的健康。

  夺冠的荣光终究只属于金字塔尖的极少数选手。年龄增长带来的体力、精力的下降,长期高压训练带来的伤病,使退役转型成为所有选手最终都不可避免的选择。“除了打游戏还会干什么?”、“二十几岁就退役了怎么养活自己?”这样尖锐的质问是社会对于电竞选手的偏见,退役之后如何转型,是笼罩在许多电竞选手头上的阴云。

  我们爬取了知乎平台上“电竞职业选手在退役后都有哪些转型方向?”的相关回答,发现“直播”、“解说”、“教练”等与游戏本身相关的职业是网友们想象中电竞选手的转型方向。但解说、教练这类岗位毕竟数量稀少,而且需要管理、口才之类的除游戏技术之外的能力,注定只能成为极少数选手的“下半场”选择。也有一部分选手会选择进入直播、陪玩行业,但往往只有退役前名气大或者富有幽默感的选手能在此类行业脱颖而出。还有一部分选手会利用自己的游戏技术选择以“帮人练号”的代练灰色产业谋生。而大多数选手,则可能只能黯然退场,汇入茫茫人海。

  一直以来,电竞选手转型难被归咎于电竞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这其实是几乎所有职业体育项目的通病,职业体育成绩往往与身体素质紧密相关,年龄增长带来身体能力的下滑是自然规律,无法避免。电子竞技虽然不像传统体育一样需要极佳的身体条件,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体的反应能力会明显下降,这对电子竞技选手而言是致命的。

  但与很多传统体育相比,电竞选手的退役年龄其实并不算早。据相关媒体统计,电竞选手的平均退役年龄为24岁,比许多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的平均退役年龄都要晚。由此可见,退役年龄或许并不是使电竞选手转型难的罪魁祸首。

  “我对打比赛并不担心,更多的是想以后要做什么。以前打游戏是不限制年龄的,很多选手都是十六七岁入行,我也是高中没读完就开始从事电竞。当时我父母是强烈反对的,最后还是拦不住我。”丁子豪(游戏ID:Kui)的叛逆经历是很多电竞选手的写照。电竞选手,很多都是当初凭着一股热血就投身于这个行业,放弃了学业。“相比传统体育行业,电竞选手的就业面还是窄一些,而且能否留在电竞圈也得看资历,资历深机会就多。倒不是害怕以后没有工作,只是没有太多社会经验,不知道未来如何择业。”

  我们对比了电竞选手与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的学历,发现近半数电竞选手只有高中及以下的学历,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不到两成。相较于电竞选手,传统体育运动员往往拥有职业等级评定机制和退役保障政策,退役时拥有“国际级运动健将”和“运动健将”证书的运动员,每年都能享受到国家补贴,也能较容易地进入学校继续深造或谋求教职。而电竞行业虽然职业化程度已经很高,但尚未形成职业等级评定体系,选手退役后继续完成学业之路也未打通。

  事实上,如今职业化、体系化的电子竞技产业,大不同于以往仅需要网吧里的几位选手便能够搭起“草台班子”的模式,而是已经形成了台前幕后一整套成熟的产业人才体系。万众瞩目的职业选手背后,是职业俱乐部和一整套电竞产业坚实且全面的支持。

  电竞行业的职业化不仅催生了各式各样的相关岗位,而且这些岗位都存在着巨大的人才缺口。根据腾讯电竞《2019年度中国电竞人才发展报告》,电竞衍生出了许多新的职业,其中许多岗位仍存在人才紧缺情况,尤其是管理型、技术型人才紧缺,许多涉及电竞行业的公司和机构近期都有扩招需求。但该类岗位大多需要专业知识、学历等门槛,退役电竞选手难以满足条件。

  另外,随着电子竞技逐步受到社会的认可,当下的电子竞技,正前所未有地与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娱乐、兴趣爱好乃至职业选择,紧密地关联在一起。电子竞技不再是一个近似 “打游戏”、“网瘾”的空泛概念,而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庞大产业,吸引着越来越多高学历的年轻人投身其中,他们在与退役电竞选手的择业竞争中占有优势。

  EDG夺冠的舆论热潮渐渐褪去,但电竞少年们的追梦征程永远不会停歇。作为电竞行业核心,电竞选手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了电竞职业化带来的发展红利。电竞职业选手这个群体,早已不再是只是一群“网瘾少年”,他们已经拥有了一整套属于自己的职业体系,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能够名利双收。但是,现如今的电竞之路绝非坦途,光鲜只是属于金字塔尖少数选手的。如今的大部分电竞职业选手,仍然饱受伤病、训练强度过大、学历低导致退役转型难等问题的困扰。也正是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让“当电竞选手”这条路始终无法被广泛认可。谈起电子竞技,大多数孩子家长仍如临大敌。改进电竞选手的选拔、培养和退役转型机制,或许正是为电子竞技“正名”的切入口。希望电竞选手各职业阶段保障能得到改善,让越来越多的电竞少年能安心、健康、正确地踏上电子竞技的逐梦之路。

  6、邹洋. 我国网球运动员过早退役的训练学和社会学因素研究[D].武汉体育学院,2019.杨姗姗.我国游泳运动员退役后帮扶现象的致因探析

  7、丁亚莉. 我国优秀田径运动员“早衰”的原因分析及对策探究[D].武汉体育学院,2018.

  8、邸洁.我国体操运动员退役后就业状况调查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4(11):12-15.王良明,林上魏.我国优秀散打运动员最佳运动成绩保持年限的调查与分析[J].湖北体育科技,2008(03):364-366.李贵森.我国优秀艺术体操运动员退役后生活满意度调查研究[J].赤子(上中旬),2014(15):133-134.

  9、钟建萍. 我国优秀羽毛球运动员全程性多年训练的阶段特征与影响因素的研究[D].北京体育大学,2013.

  10、马中红,刘泽宇.“玩”出来的新职业——国内电子竞技职业发展考察[J].中国青年研究,2020,000(011):20-2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